当前位置:美文秀秀 > 小六 > 壹周美文秀2018年12月总第011期:张喆凯(小学六年级)作文《步行街的陶菊》

壹周美文秀2018年12月总第011期:张喆凯(小学六年级)作文《步行街的陶菊》

分享到:
2018年12月17日 ⁄ 制榜人: zhangzhihua ⁄ 圈点 0+ ⁄ 已影响 +
壹周美文秀2018年12月总第011期:张喆凯(小学六年级)作文《步行街的陶菊》

中国第一家专门致力少年文学创作、经典阅读推广、文学少年辅导、创意写作研究的文学机构——少年文学创作中心,携手中国小作家协会倾情打造“壹周美文秀”。为此,美文秀秀(http://www.wxsnb.com/meiwenxiuxiu/)于2018年10月5日(10月5日冰心先生诞辰)欢乐上线。壹周美文秀总第001期首发于北京时间10月8日星期一上午十点十分。每周一期,每期一篇,逢星期一与读者网友见面,美文秀秀专栏独家发布,中华少年作家编辑部撰稿报道,每一篇美文影响人数总量超过30000人,助力少年作者享到非一般的作文感觉。欢迎投稿!欢迎参加壹周美文秀。作文为生。

壹周美文秀2018年12月17日总第011期:张喆凯


步行街的陶菊

作者:张喆凯(小学六年级)

季节很美,很贵,且看九月;九月的季节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又一片的金黄;而在宜昌步行街,处处陶菊,香味四溢。细看近处的陶菊,花瓣呈舌状,花型耐看,极其丰富。晋朝辞赋家、田园诗派创始人陶潜爱菊,故称。千年的菊啊,如此贵美,如此傲人,如此淡然……令人驻足,心生敬意。微风乍起,陶菊呈现出无限韵味。
    我独自一人漫步,品着九月的宜昌步行街。江风擦过脸庞,心中一片惬意。偶然间飘来淡淡的幽香,带着泥土的喜悦。循着香味,前面又是簇簇陶菊,花瓣与先前不同,此地的陶菊,都是筒状花瓣。唐朝当时与白居易齐名的元稹笔下《菊花》有句:“不是花中偏爱菊,此花开尽更无花。”瞧,眼前的陶菊,正在争妍斗艳,有的亭亭玉立,有的略显害羞,有的灵动自然。一阵秋风爽朗地吹过,满园子的陶菊轻轻地摇摆,与蝴蝶为友,与蜻蜓做伴,就像一个个快乐的音符在跳着欢快的舞蹈。
    忽然间我的思绪,被刚刚的秋风信手拉回到去年的今日。那时,我和好朋友杳杳也是在这儿,在这美丽的街。那时的我们,无论校内或是校外都在一起,形影不离。
    “我打算去你家找你,正好路过这里。”杳杳望着背靠挂满金子般叶片的银杏树的我,一脸喜色。
    我憋不住一个人寂寞,见他来了,喜形于色:“是啊,我电话约你来玩呀!”
    “捉迷藏!”杳杳最爱玩捉迷藏。
    我点了点头。杳杳知道我也最爱玩捉迷藏了。捉迷藏是个很老很老的游戏。听同学说流行于两千年前的希腊。这个游戏,首先选定一个范围,大家经过猜拳或一定规则之后,选定一个人先蒙上眼睛或背着大家数数,可长可短,而其他人必须在这段时间找到一个地方躲藏,时间到后那个人去找其他人,最先找到的人为下一轮找的人。没有被找到,且最后回到出发点没有被寻找者发现的人,将不参与第二局的猜拳,直接成为躲藏者。游戏可反复进行。而今就我和杳杳,玩起来十分简单。
    谁先藏呀?“石头剪刀布!”玩这个,杳杳没有赢过我。
    “赢得藏!”我轻轻喊到。
    杳杳看着径直通向儿童公园的中山路数数:“九、八、七……”
    藏哪儿去呀?我犹豫不定时,忽然传来水声。跟着水声,我疾步迎上去。哇,好多的菊花……恰好在菊花的一旁有个躲藏处。我跳进躲藏处,正好赏菊。杳杳数数的声音还在进行中……我早已藏好了。不是他数得慢,而是他做人踏实。
    我对菊花有了解,这是陶菊,它有一个名字叫“艺菊”。看它们呀!有的好似在和我捉迷藏,到叶子下才能找到它。
    “你在哪里……我……我见着你了!出来吧?”
    杳杳喊话既熟悉又清晰。可是我都没有看见他,他从哪儿发现了我。杳杳的这个技术,是他擅长的活儿。我知道他。
    “出来啊!出来吧?”杳杳的声音越来越近……
    我自以为此处安静,甚至天衣无缝,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。杳杳找到我,根本不可能。
    “你在这儿呀!原来……你出来吧?你……你……笑什么?”此时,背后的流水声里面传来杳杳的声音,这声音飞到陶菊的叶子边儿,飞到陶菊的花瓣边儿,飞到我的耳畔,飞到我的心里……
    我忍着笑。杳杳在逗我,他晓得我爱笑。“呵呵哈……呵哈哈……”
    “好多的菊花!”耳畔传来杳杳的声音,很远。
    “伯伯你来干啥?嗯……一会儿……好吧……嗯……”我耳边一阵杂声杂语,抬起手腕一看时间,手表无显示,可能没有电了。没有电,不方便。我感叹着。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藏好,别被杳杳就这么找到我。
    真香!陶菊的花瓣尽然这样精巧,而叶子形状也是这样美丽,花叶之间,叶子扶持,花儿丽质。“嗡嗡嗡……嗡嗡……嗡嗡嗡……嗡嗡……”一只蜜蜂停留在花蕊里面。我从小就怕蜜蜂。怎么办?三十六计走为上计。
    闪出来时,转过身,眼前是一条朴实的清流,潺潺而去……我踏着墨黑色的大理石阶,拾级而上。“杳杳去哪儿呀?这是……”
    沐浴着习习的秋风,我左顾右盼。他到底去哪儿找我啦?我忽然间回顾起来耳畔的杂言杂语:“伯伯你来干啥?嗯……一会儿……好吧……嗯……”顿然间,似乎明白什么,他不会,不会是回家了吧?不可能。
    出到解放路52号,我怀着忐忑,朝家走去……
    回到家。“杳杳去香港了,和他伯伯——”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告诉我,“刚才的飞机。你知道吗?”
    “是吗?刚才还跟我玩着。”
    “应该是去他爸爸妈妈那儿了。”妈妈在厨房里说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一阵江风吹过,我猛然回过神来。原来——都是去年!是去年的今天。
    此时的太阳,略略偏西。镀上阳光的陶菊,比去年更美丽,更雅贵,更可人。可是我的眼前却实实在在掠过些许的惆怅。
    你在香港可好……杳杳?此时,你可快乐?盼你回来。回来一起捉迷藏。一起看陶菊……它的花瓣有不同,它的叶子也有不同,形状也各不相同,在宜昌步行街,它们丰富多彩。我绞尽脑汁,冥思苦想,想办法和你捉迷藏,一起看多美的陶菊。此时。你呢?

(来源:文学少年班/记者:隆仪)



文学少年班

——属于我们的诗和远方

快乐的天地在哪里?成长的舞台在哪里?文学少年班,给你一方广袤的舞台,给你一方辽阔的天地!

文学少年班,冰心先生题写班名,植根三峡宜昌,位于宜昌市西陵区学院街道。文学教育工作者、魔力构思图谱之父、阳光教育创始人、新阳光作文创始人、中国教育学会(CSE)会员、少年文学创作中心主席张智华老师担纲主任,首倡“阳光写作(智慧写作,阳光阅读)”理念,专门致力于研究中小学生写作技巧、传播中小学生写作知识、提升中小学生写作素养、展示中小学生写作水平。

三峡宜昌,历史悠久,人文深厚,风光旖旎;其底蕴在西陵,而文脉在“学院”。这里,是宜昌中心、古城核心,是宜昌城市文化之“源”、发展之“根”;历史上的“古城七门”、墨池书院、尔雅书院、六一书院汇聚于此。“雅台明月”为宜昌“古八景”之一,“滨江流影”位列新“西陵八景”之首。

少年写作在三峡,书声琅琅震寰中。在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和指导下,在宜昌市华夏阳光文化专修学校倾情投入和不断努力的基础上,文学少年班获得了又好又快的发展。

文学少年班秉持“为成长引航,为人生铸魂”,以“起步、微步、信步、迈步、跨步”五步为阶,从思想切入!从养趣入手,进而使其掌握一定的语言技巧,再帮助学生布局谋篇,接下来则让学生笔下思想深,意境高,独具风格;将是少年综合素养的建立通道。

课程旨在“引领思想,树立榜样,熏陶情感,成就未来”,由阳光名师(中华新语文教育名师团)亲自讲授。在这儿,无数的中小学生为梦想而疯狂。他们文思泉涌,笔耕不辍……他们创作出了大量优秀的文学作品,广为传颂;他们如今也有成为知名高等学府的佼佼者,也有加入各地写作团体、作家协会等文学组织,也有在百家期刊发表文章而赚到高额稿费,也有出版个人文集销售几千本。

舞台是少年最好的成长历练!多年来,不计其数的小学、初中、高中生通过阳光名师专业的创作辅导,在文学少年班收获快乐,抒写成长,实现梦想。文学少年班,属于我们的诗和远方!

文学少年班欢迎你!欢迎你到文学少年班“走来走去”!



责任编辑:文禾

支付宝

支付宝

微信

微信

    

正文(*)(留言最长字数:1000)

回到顶部